lin

【殇浪】结发

殇浪凛婚后前提下的殇浪糖,设定同前文【交杯】,不喜勿入



浪巫谣醒过来的的时候,身边的殇不患还熟睡未醒。洞房花烛夜,自然要莫负良辰,一夜欢好之后,两个人的衣服杂乱的丢在床下,肌肤相贴,解开的长发交缠在一起,一向多嘴多舌的聆牙头上盖着随手丢过去的抹布,在墙角睡的无知无觉。这是浪巫谣与殇不患婚后独处的第一夜,也是只属于浪巫谣的洞房花烛。

浪巫谣在男人的怀里小心的动了动,贪欢的身体还残存着些许疲惫,但他不想继续睡下去,而是抬起头,认真的打量起殇不患。

从西幽的初遇到东离相随再到如今成婚,浪巫谣对殇不患实在是太熟悉了,可以说殇不患身体的每一寸,浪巫谣都已经烂熟于心,但这并不妨碍他喜欢看着殇不患发呆,何况,殇不患为了婚礼,刮去了一贯蓄着的短须,光溜溜的下巴让他看起来年轻了不少,这可不是常能看到的。只是,浪巫谣遗憾的想,没了髭须的熟悉触感,昨夜少了些乐趣,以后还是要他继续留起来才好。

两个人身体贴合,浪巫谣连殇不患的心跳都听的一清二楚,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听的浪巫谣心中涌上了一阵可以称作幸福的感觉,殇不患和他,还要算上那个凛雪鸦,真的在仪式的见证下在一起了。虽然他对殇不患情根深种已久,两个人也早在西幽就突破了朋友和搭档应有的界线,但这可是婚礼,是所有人见证下的仪式,是束缚,也是约定,在这个仪式的证明下,从此能光明正大的拥有他,再也不用分开。最终虽是三个人各退一步接受彼此的结局,但浪巫谣的心中,也是从未有过的满足,唯一的不足,大概是自己只能与那个凛雪鸦轮流独占殇不患了。

浪巫谣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想做点什么,只属于不患和自己的那种,不让那只鬼鸟知道。

同床共枕一夜,两个人长发散乱,黑发和橙发交缠着散落枕上,暧昧而让人安心,浪巫谣看了看殇不患还在安睡,伸手拉起了殇不患的黑发,运功于指尖一划,内力运转下的指甲锋利如刀,将殇不患的一缕长发削下,浪巫谣又拉过自己的头发如法炮制,划断一截橙发,将两缕长发放在一起,想起记忆中古老的诗歌,笑得愉快而满足。

殇不患醒过来的时候,浪巫谣正进行到最后一步,殇不患看着他捻发做线,将手中的东西仔细的系紧,这才看向殇不患,两个人的眼神正好对上。

“巫谣,你在做什么?”

浪巫谣扬扬手中的东西,殇不患这才看见,在他手中,橙发与黑发互相交缠着编织联结在一起编成辫子,缠绕的比他们两个还要亲密无间。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原来你是在做这个。”殇不患失笑,抱紧了怀中人。

浪巫谣摇头,似乎对他的解释不太满意:“是生当复来归,死当……”话说到一半就被殇不患的手指按住了嘴唇,“啧,好好的,胡说什么呢。”

浪巫谣挣脱对方的手指,“我说的是明晚,你去陪他的时候。”面对殇不患的一脸迷惑,浪巫谣一字一句念出来:“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随即再也忍不住,扑在殇不患怀里忍笑忍的浑身发抖。

殇不患又迟钝了好久才意识到这个乐师居然在说有色笑话:“喂你在乱说什么啊,凛雪鸦那家伙还能榨干了我不成?你居然也会开这种玩笑,真是的……”

等到浪巫谣笑够了,才从他怀中抬起头,神情温柔的望着他:“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现在是认真的。”

“嗯,认真的。”殇不患任浪巫谣埋在自己怀里,伸手梳理着他橙色的长发,直到浪巫谣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按住了他的手,“这个,是我们的,不准和他做。”

他的手里是那个发结。

殇不患失笑:“好。”

【殇凛】交杯

一个脑洞短文,只是想单纯的甜一甜,是殇浪凛婚后前提的殇凛,有殇浪暗示,注意避雷,谢谢食用






凛雪鸦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的殇不患还在熟睡,一手揽着凛雪鸦的腰,另一只手垫在他的颈下,将凛雪鸦整个的拥在自己怀中入眠。

凛雪鸦意识到这一点时,无声的,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该被称为什么?新婚燕尔?洞房花烛?不管是什么,这都是他们两人意义上的第一日新婚,单独的,行过房的那种。凛雪鸦身为东离怪盗,偷盗的不仅有财物,他更热爱偷盗别人的感情,欺骗、陷害、背叛、玩弄对他来说都是家常便饭,契约在他心中与一张废纸无异,直到此时,他似乎才意识到契约中所包含的力量,尽管这个契约连一张纸都没有,却已经将他牢牢束缚住了。

他与殇不患结下了婚约,从此以后,在他的种种身份中还要再加上一条:殇不患的妻子,之一。

无论是作为来去无影的怪盗还是一个性格骄傲的男人,这个身份似乎都可以算是一种折辱,但凛雪鸦意识到这个新的身份之后,心中的喜悦简直是抑制不住的翻涌上来,一点一点,把他那颗已经不为外物所动的心填得满满。

凛雪鸦抬起头,认真观察着熟睡的男人。长期浪迹江湖的男人一向不拘小节不重外形,只有洗去一身风尘之后才会让人惊觉,他也是个相当英俊的男子,因为熟睡未醒,让他英挺的面容还带着些许柔和,原本蓄起的短须在婚前剃了去,泛着青茬的下巴让他显得比原来年轻不少,凛雪鸦仔细看着这个男人,唇角不由自主的上翘。

殇不患似乎感觉到怀中人的目光,沉睡中揽着凛雪鸦的腰往怀里带了带,让两个人身子贴得更紧。一夜缠绵之后,两人本就坦诚相对,抱紧后,凛雪鸦能够毫无保留的感受殇不患身上的热度,一直温暖到心里。长期习武的男人体格强健,肌肉紧实轮廓分明,每次肌肤的接触都能让凛雪鸦沉醉其中。

一边的桌边放着两个杯子,是昨晚凛雪鸦一时玩闹心起的产物,出自皇室御用工匠的玉杯,斟满不知是什么王公贵族才能享用的玉露琼浆,昨晚就寝之前,凛雪鸦拉着殇不患,硬要与他交杯共饮,这个男人在这些细节上并没有太多计较,对凛雪鸦层出不穷的怪主意可以说是纵容,这也方便了凛雪鸦达成自己的私心:一个只有他们两人完成的仪式,是只属于他凛雪鸦和殇不患的。此刻,凛雪鸦看到桌上的杯子,想起昨晚的殇不患拿起酒杯,有些不知所措又有点无奈的与他手臂相交饮了交杯酒的样子,他的脑子里又冒出一个主意。

殇不患是被胸前又凉又痒的奇怪感觉弄醒的,他睁开眼,就看见凛雪鸦窝在他怀里,伸出手指在他胸前划着什么,手指上似乎沾了东西,在他左胸的皮肤上带出一道道水痕。

“你在做什么啊,凛。”殇不患的声音还带着初醒的倦意,“在我身上涂了些什么。”

“只是昨晚剩下的酒啊。”凛雪鸦继续埋头“创作”,指上残酒干了,便伸手向杯中又蘸了交杯残酒,在殇不患胸前涂写。

殇不患屏息凝神,感受着对方手指的动作,指尖沾了冷酒,凉凉的一笔一划感受起来异常清晰,一横一竖横折勾,当心一竖又四点,随着凛雪鸦手指的动作,他在写什么殇不患已了然于心,随着最后四点的落下,凛雪鸦在殇不患胸前落下一个吻作为收尾,心满意足的笑起来。

殇不患也跟着笑,拉起被子把他写字时露在外面的肩臂盖好:“你要是想写这个,我让你刺下来不就行了,还能长久留着,这样干了就消失了。”

凛雪鸦摇头:“我如果在你身上留下去不掉的痕迹,让隔壁那个看到了,必然也要留下个和他有关的,那就没了独占的乐趣,这么一写,就算干了也留在你我心里,别人看不见也偷不走,岂不比刺下来更好?”

殇不患深知凛雪鸦的性格,伸手抱紧他无奈一笑,晨光照进窗子,照在依偎的两个人身上。

浪巫谣善恶判断之我见

对阿浪印象的变化:

设定放出:元气小哥?

整体信息放出:沉默寡言的琵琶姬【】,大叔的吟【私】游【有】诗【财】人【产】,大概是个绑定奶或者辅助什么的,战力一般

第一集:啊啊啊啊啊好温柔,那幽怨的一眼,我的心都要化了!

第二集:比想象中能打,且相当护大叔

第四集:社会我浪哥,人狠话不多,把那鸟人往死里揍!

第五集:今晚我们都是西幽公主/阿浪揍死那只鸟!再不说你是温柔贤惠文静美人了

第六集:阿浪爸爸!不光不是温柔美人妻,还是超暴力美人!【献上膝盖】


  这一集里,原本的一个猜测得到了证实,阿浪真的能【知道】人的善恶,他自己可能都说不出为什么,只是【知道】而已,类似于一种本能的判断反应,所以他也很难和大叔解释自己的理由。这种技能一般存在于一些神兽身上,比如獬豸,阿浪圣兽论又添一论据【】。

  从现在的剧情,能确定的是阿浪真的有善恶雷达这种东西,而且不光断善恶是本能,除恶也一样是本能。但这个雷达发动的准则有点奇怪,两次发动,一次给了凛雪鸦,一次给了谛空,如果说凛雪鸦还有打龙时疯狂划水惹怒了阿浪勉强算个恶事,谛空可真的没做什么坏事啊。反过来说,对于现在剧情中已经明确的两个恶人,啸狂狷和蝎璎珞,阿浪的恶人本能识别系统完全没有发动,攻击欲望极弱。在蝎璎珞抢了剑逃走时候没有追击的意思,第六集大叔对上狐狸蝎子一打二,阿浪也只是安静的当个美丽的杂兵清理背景,完全不打算去双打,这可和他的除恶属性完全不符。同时,这个本能除恶也引起了一定的讨论:是否合情合理。

  在我看来,阿浪的这个除恶的发动标准,发动值可能非常高。狐狸和蝎子,毫无疑问都算是坏人,而且是已经做了不少坏事的人,但都达不到一个损害世界的程度。狐狸的人生目标是把魔剑目录弄回去,然后他能继续在国内养寇自重的要工作经费吃皇粮,他恶到极致,也就是一个腐败官员的程度,没法造成更大的影响,所以阿浪对上他,雷达没有发动。至于蝎子,本质上就是个黑社会高级干部,所做的事也只是黑社会工作人员应该做的事,某种意义上,她比那个蓝狐狸还要正直,这两个人就算作恶到极致,也只是个本职的恶人,损害有限,所以阿浪并没有要杀他们的执着,大叔能搞定他就在一边看着,有指令才会行动。

  再来看看被阿浪判断为该死的凛雪鸦和谛空。凛雪鸦玩脱了会搞成什么样第一季已经展示了,要是没有大叔在场,说不定阿浪的预言已经实现了,这鸟毫无疑问有坑害整个世界的能力,最可怕的是还有坑害世界的极大热情,鸟形不定时原子弹那种,阿浪动手一点问题没有。谛空……这里我想奶一口,拔剑的也许是蝎妹,但最后用剑的一定是他。阿浪的善恶雷达也许不光能判断属性,也许还能判断因果,大师现在本身还处于混沌属性中,但他一旦和七杀天凌产生因果,就会引发极为严重的后果,而这种产生因果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大了,因而阿浪选择出手。而这些判断契机都太过玄学,对于没有这个能力的人来说,根本无法理解,因此就算有聆牙努力解释,也只能把这个定义为阿浪百发百中的直觉。

  如果是这样的话,阿浪的除恶本能就能大概有一个范围,如果没有达到严重危害世界/国家的程度,是达不到被他杀掉的标准的,现在剧中能达到他标准的除了已有的两人外,最多也就加上一个祸世螟蝗,滥杀的问题不太可能出现,那只狐狸都没触他的红线,更别提别人了。



  同样,想扑阿浪的尽管扑吧,最多会被躲开不理睬,不会被干掉的٩( 'ω' )و


一歌经年【大概有个别名叫悔不当初】

  一个聊天聊出来的脑洞,从现在已有的剧情来看,老虚状态很稳定,该埋的梗该解的结都能平稳收回完美解释,于是我自己尝试着将还没回收的一些点进行了串联解释,有了这个故事。

  线索一:第一季大叔曾感慨玄鬼宗的牢房比地牢舒服,疑似有地牢关押经历

  线索二:啸狂狷所说,大叔曾潜入皇宫杀人盗剑,虽然他是个铁杆殇黑,但这件事应该不会是完全瞎说

  线索三:聆牙在上节目的时候,一不小心透露了阿浪的qq号……哦不,是黑历史:震惊!西幽公主居然做出这种事

有少量恶劣玩梗,ooc可能有

  浪巫谣刚刚进城,就听说了皇宫血案的消息。

  从一开始的有人潜入皇宫盗窃,抓捕窃贼时官吏侍卫死伤惨重,到神秘杀手杀入皇宫,杀人无数无人能敌,等说书人的评话版本升级到猛义士千里行刺三皇子,拙缉捕万人难抵一剑锋的时候,聆牙评价:他们离圣上驾崩只差一步了。而实际上,他们听到三个版本的传闻,只是在茶馆里坐了一上午。

  江湖传言,永远能以一种最无法想象的方式被流传出来,再通过流传,扭曲成最不可思议的样子,传到最后,连传言的主角都未必能辨认出说的是自己。但对浪巫谣来说,分辨真伪,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他坐在那里,听旁人口沫横飞,哪些可能是真,哪些是假,哪些是这人一时高兴的顺口加工,他便都一清二楚。殇不患就曾不止一次为他的判断能力感到惊奇,问他是怎么分辨的,却一直没得到回答。

  非要说出个方法的话,一个人说他相信的事和他不信的事时,语气,音调,甚至是语言停顿,都会有所不同,这点微妙的差异,瞒不过一个乐师的耳朵,也可以说,浪巫谣就是单纯的“知道”,不需要任何理由原因,他只不过是听了就能够“知道”而已。现在,虽然传出的消息有真有假,有道听途说也有胡编乱造,但去除掉那些干扰的因素,浪巫谣还是得出了一个确切的结论:殇不患在进去皇宫盗剑的时候,在宫里引发了极大的死伤骚乱,并最终被抓获,至今还被关在宫里。

  果然大侠就不要试着去干盗贼的啊啊啊啊啊好痛!——聆牙曰。

  随后聆牙就被拎了起来,当它意识到浪巫谣所去的是皇宫的方向时,顿时觉得自己连身上的清漆都要裂片竖起来了:“等等!阿浪你要做什么啊!”一人一琵琶的心意相通,让它无需等到回答就明白了对方的打算,顿时顾不上会说话的琵琶会在街上引起人的关注,大叫起来:“你这么直接冲进去会害死他的!”

  果然是心灵相通的言灵琵琶,最能找到浪巫谣的要害,一句话就让吟游诗人停住了脚步,怀疑的目光望着琵琶。聆牙连忙趁热打铁:“就算阿浪你能直接一路打进去,但你找那家伙也需要时间啊,如果突然闯进去的话,很容易被猜出是来救之前那个人的,那样,也许没等你找到,那家伙就已经人头落地哎呦疼疼疼我只是说万一!万一!”聆牙一边哀嚎着自己一时忘形踩了自家主人的大雷,一边把剩的话一口气说完,“如果他在里面受了什么伤阿浪你还得保存体力护着他冲出来所以万万不能硬来啊啊啊啊我的身体!”

  浪巫谣在听到那个自己怕得要死的“也许”时,下意识掐在了聆牙的弦上,听到不停的哀叫求饶才连忙松手,安抚般的一扫弦,抱着琵琶离开,这次,是相反的方向。

  西幽自穹暮之战后独成一国,素尚华美,喜乐舞,宫中也常有舞者乐师出入。

  因为客栈没有大铜镜,浪巫谣将聆牙放在椅子上,借助琵琶的眼睛,转着圈观察自己的装扮是否还有纰漏。

  等一个乐师从宫里出来并没想象中难,一琵琶拍晕目标丢到自己住处捆好,再将目标身上包括腰牌在内的东西搜刮一空,等这个倒霉蛋清醒过来,就看见面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全身被一件大外衣包的严严实实的“男人”。

  被绑架的惊吓和浪巫谣言灵能力的共同作用,让聆牙没费多大力气就把这人的底审的一干二净,等到实在问不出什么了,躲在一边的浪巫谣一抬手再次打晕了倒霉的乐师,将聆牙从外衣中解放出来。

  器物能做人言本就是极不可思议的事,一般人就算发现不对,也大多会以为是什么奇人异士而不是一把会说话的琵琶,等此间事了,被关在客栈的乐师被人发现,他所能提供的,也只有:身材矮小,腔调奇怪的男人这一完全错误的信息。

  浪巫谣此时,已经换上了宫廷艺人的常见打扮,一头引人注目的长发被仔细隐藏在平顶巾下,身上穿上了从乐师那里脱下来的宽大斗篷,两人体型相近,看起来并没什么不妥。聆牙刚想多嘴的点评两句,就被琴袋兜头套上,戴着护甲的手指在外面敲了两下,威胁之意不言而喻,被套了琴袋的琵琶连忙扭动几下,表示自己一定闭好木头嘴巴不乱说话,从现在起乖乖做一把安静的琵琶,随即感觉眼前一亮,琴袋上被划开了一道缝隙,正好能容它的两只眼睛视物。

  西幽皇室虽素来规矩宽松,但该有的夜禁还是要有的,浪巫谣卡着时间,很轻易就跟着入宫的伶人混了进去,人一多了,守卫自然无暇细看,腰牌符合便可顺利通过,趁人不备翻过伶人们所在的院落,便是真正的皇宫了。

  一到夜间,皇宫中的守卫就主要转移到后宫,这给浪巫谣的探查提供了机会,“堂堂殇大侠总不会被关在后宫里当药渣吧。”担任背后眼睛的聆牙小声说。这次,它没被处以拨弦的惩罚,取而代之的,是木头脑袋被狠狠弹了一下。

  面对友人下落不明的现状,浪巫谣也无暇顾及言灵之力的影响,一路抓人一路问过去,在言灵力量放出的压迫下,一般人都只能有问有答,等到浪巫谣终于找到宫中秘牢的方向,附近已经有阵阵骚动声,想必之前打晕的人已被别人发现,面对秘牢的守卫士兵,浪巫谣直接抓住了身后的琵琶。

  “喂!这样会被人发现的!”聆牙连忙提醒。

  “到这里已经够了。”浪巫谣和殇不患两人,虽然看起来差别颇大,但在有些方面,却是惊人相似,例如对于追踪隐藏的不擅长,能一路潜行至此,已经是浪巫谣的超水平发挥。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这里,那就再没什么可顾忌的,手一扬,包着聆牙的琴袋就飞散开去,随着毫不客气的几记重拍,门口的守卫士兵连声都没出就软在了地上。浪巫谣从守卫士兵身上翻找出钥匙,开了牢门,地下室特有的潮湿阴冷气味立刻传了出来,里面的守卫听到声音不对,发现有人闯入,连忙围上。

浪巫谣心中,还怕着聆牙所提到的那个“万一”,动起手来毫不犹豫,一记扫弦弹飞几个冲过来的士兵,让他们在狭窄的通道里和后面的人撞成一团;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正大呼小叫的让士兵堵住道路拉动警报,一眨眼浪巫谣就已经出现在面前,一琵琶直接砸在他脸上,军官顿时翻着白眼晕了过去;一个士兵趁他不备,偷偷朝着警铃的方向跑去,琵琶上的鬼面开合:“阿浪,另一边!”弦音响起,锋利不亚于刀刃,士兵小腿上多出深深一道伤口,抱着腿摔倒在地爬不起来,割伤士兵的弦音余力未尽,借着伤人的阻碍一变角度,将铃绳齐齐切断。面对一地东倒西歪的士兵,聆牙装模作样的吸了一口气,放声大喊:“殇——不——患——我——们——阿——浪——来——救——你——了!”

  深处的一间牢房顿时传来响动,浪巫谣闻声快步奔了过去,又在牢门口突然一个急停,低着头,不敢往里面看,最后是琵琶先开了口:“哎呀,那家伙什么事都没有。”浪巫谣这才抬起头,铁门另一边的人衣服破了不少,有些地方还隐有血迹,显然也吃了些苦头,行动有些迟缓,但精神尚好,应该并无大碍,正是他为之差点硬闯了皇宫的殇不患。

  浪巫谣那颗从得知殇不患可能遭遇不测以来就焦灼,不安,愤怒的心突然就轻轻的,平稳的放了下来。

  “浪……浪巫谣,聆牙,你们居然来了……。”殇不患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堂堂的,英雄无敌武功盖世的殇不患大侠。”最先开口的是那把充当代言琴的琵琶,“怎么如今一副寒酸相的被关在这里啊~”

  弦音响起,聆牙应声闭嘴,浪巫谣再一扫弦,牢门厚重的锁头直接裂成两半,“能自己走?”殇不患老实点头。“先离开再说。”说着,浪巫谣率先转身向外走去,聆牙一挥,一个刚才打轻了的士兵又趴回了地上。

  两个人出了秘牢,发现外面已经乱了起来,士兵有序的四处搜索,距离这边被人发现异状也只是时间问题。

  “阿浪,你打倒的那些家伙看来被人发现了嘛。”

  浪巫谣没有回应多嘴的琵琶,伸手摘下发巾,三条长辫在风中被吹得飘动起来,飞舞如凤凰的尾羽,他又将遮在外面的斗篷随手丢开,此夜无云,月光清澈,浪巫谣身上的散碎配饰映着月光,在风中轻轻飘动,让他当真如传说中的凤凰一般。

  “阿浪要你先离开,在城外汇合。”琵琶传达着主人的心声。

  “你是要帮我挡住追兵吗,那样的话……”

  “再说下去这里就要被发现啦,伤员当然是要听话才对,阿浪现在可没法把你打晕了直接扛出……”拨子一划,聆牙闭嘴。

  “我知道了。”如果有可能,殇不患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好友独自面对宫中禁军,但他现在的情况实在不算乐观,虽然被捕下狱仅仅两日,但他却觉得自己已经把人间的苦头吃遍了一般,所幸他功力深厚,并不会造成太过严重的伤害,但身上的伤口也是实打实的影响着行动,这样的状况就算说要并肩作战,恐怕也没什么说服力。殇不患伸出手,握住了浪巫谣戴着华丽拨弦护甲的右手,握紧又松开,转身借着围墙的阴影隐藏自己,朝宫外逃去。

  浪巫谣目送友人离开,转身腾空而起,几个腾跃,就已经坐在了皇宫最高楼台的屋脊上,明月皎皎,将他的身姿照的通明,身上的零碎饰物反射着光芒,就好像他本人也如月亮一样发着光。浪巫谣本就是姿容出色的人,坐在月下,长发衣袂无风自动,更是如同乘风而来的仙人一般。随着几声弦响,附近搜索的士兵发现了屋顶上的他,呼喝着围拢过来。

  “阿浪,开始吧。”

  “嗯。”

  浪巫谣斜抱琵琶,左手按弦右手弹挑,声音不似对敌时的激烈,反而柔和温润,一瞬间周围兵将的杀气都被卸去了一般,浪巫谣发出低低一声轻笑,放声吟唱。他平日里难得开口,说话时音调低沉,唱歌时的声音却清冽高亢,如凤鸣一般,在夜空中传的极远,回荡在整个皇宫上空。

  知道自己身负的言灵之力后,为了不影响别人,浪巫谣一向很少说话,一把能言琵琶便说尽了他的喜怒哀乐,除了对敌,这还是他成年后第一次完全放纵自己的能力来歌唱。曾有人告诉他,在遥远的穷海极西之地,比西幽还要遥远许多的地方,传说有姿态曼妙容貌美丽的半鸟女郎,她们拥有的力量,和他一模一样。他念着这个传说,将自己的长发留成了凤尾,又因为这个传说,变得越发沉默寡言,而这一次,他可以用这传说中的力量,为自己重要的人铺平道路。在月色下,浪巫谣自弹自唱,歌声伴着言灵的力量,让整个皇宫如坠梦中。浪巫谣坐在楼台最高处,向下看去一目了然,他就这样弹奏着,歌唱着,用目光护送着自己的挚友躲过被言灵所执迷的卫兵,渐渐逃远。

  回荡着魔力的歌声一直到月亮落山才渐渐消散,等到被言灵所控的皇宫慢慢醒转,那两个人已经无迹可寻。

  等到天亮,浪巫谣成功出了城,在约定的地方找到殇不患时,那男人正坐在树下,身上包着绷带向他笑得爽朗。浪巫谣突然很想自己来说一句话:“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逃亡了。”

  出乎他所料的是,已经做好准备的逃亡生涯,并未落在他身上,反倒是另一种“逃亡”,成了他在西幽的常态。

  “如果当时直接一路打出去就好了。”聆牙悔不当初,浪巫谣对此拨出了赞成的旋律。



写完这篇之后,感觉我完全可以再开一个名叫《浪巫谣演奏姿态及聆牙形制考》的小论文了

关于第五集我想说的

  我这暴脾气……本来在码文都写不下去了


声明:  以下内容都是基于作品表现而进行的解读,推断理由保证基于原作,对原作有充足认识,不会有【烟管过了一集就修好了】这种完全没认真看的错误,同时也会有发糖向的过度解读,既然可以有开局一张图,内容全脑补的无脑开黑,那我脑洞开大点发糖也没什么问题是吧。


  首先,必须阐明观点,阿浪对大叔是真的好,掏心掏肺那种,但同时,他们两个之间应该也有矛盾,不过面对这份矛盾,双方都在退让调和,如果没有大【老】事【虚】直接砸断天平,不会造成对本质关系的影响。


  我觉得他们两个对杀人这件事可能就有一定的矛盾,从剧情表现和弦歌断邪的称号看来,浪巫谣很可能是个杀性很重的人,下手会比大叔重很多,认为该死就绝不留情,而大叔始终是一种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克制杀念的态度,他们在以前同行的时候很可能遇到过不少阿浪决定杀,而大叔想放的情况,从已有剧情表现来看,退让的应该都是阿浪。例如第二集大叔被蝎妹偷袭中毒时还要阿浪不可以伤害无辜,阿浪说的那句话,我读出的是不满,类似于:你都被欺负到头上了还要继续怂着吗?的不满,而这种不满,是出于关心才会产生的。面对大叔绝不伤及无辜的决定,阿浪虽然表现出了不满,但还是听了大叔的话,仅仅是打倒村民带着大叔逃走,可以说,在大叔面前,阿浪的性格是明显有克制的,他应该很在意自己在大叔心中的印象,夸张点说,就像恋爱少女在喜欢的人面前一定要表现自己最好的一面?


  基于此,就可以来看看第五集的内容了。首先,这集和上一季的魔脊山可以说很相似,本质上就是那坑鸟想看看新人的实力,而且这种试探,都是可控的,可控分两种:一是被试探人可控,也就是凛雪鸦应该不会出太过出格的题目让人挑战,都是拿出真本事可以完成的【这点存疑】,二是试探人可控,既然老虚盖章凛雪鸦战力天花板,那大叔能单刷的副本,他也能做到,不管是第一季还是第二季,他都是在哪怕全员崩盘,自己都有能力单刷通过的前提下进行试探的。对他来说,去找龙角自己完全就可行,非要拉上阿浪,一是隐藏自己实力,二是看阿浪实力,而此时,阿浪的一个弱点应该已经被他抓住了——大叔。只要是为了殇不患的事,浪巫谣是没法拒绝的。


  第五集可以说是暗流涌动的一集,一开始,聆牙的话让我愣了一下,这么交底牌没问题吗?居然还没挨抽。当然后来知道,阿浪是抱着一种:死人不会泄露秘密的态度让聆牙说话的,从后面聆牙说的话来看,他们这么双簧杀人不是一次两次了,利用多嘴的聆牙降低警惕泄露信息,套情报,然后直接干掉,对一人一琵琶来说应该配合的很熟练,直到聆牙把他被公主斯托卡的黑历史爆出来,才挨了一记轮指警告,因为是演戏,就算挨了警告,聆牙也是卖萌式的。


  在打龙的时候,有一个常识性问题:刷本要站开,冲锋要分散。站在一起只会被范围技团灭,分开站还可以扰乱对方注意力,虽然我没有看出来,但非要说总是逃往一个方向的话,只能理解为那鸟人在偷偷给阿浪的测试加码提难度,和默契没啥关系。


  龙防御力太高,直接砍的计划失败,凛雪鸦提出的第二个计划就是赤裸裸的坑人了:拿你的言灵和龙的吐息比比嗓子去。阿浪当然不会咬钩,直接质疑了凛雪鸦的目的是不是为了跑路坑人,这时,凛雪鸦再次运用了他所抓到的阿浪的弱点——我们要跑分分钟就能跑,现在在这折腾是为了给你的弱点取药,你过去和龙对吼,我就能设陷阱收拾这龙,现在你家那个弱点快没时间了,这事你干是不干?


  这和默契信任什么的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有的只是毫不掩饰的挤兑要挟:这是个坑,你跳下去之后靠自己的能力为自己和你最在意的人换得一线生机,你不跳,你最在意的人就没命了,跳不跳?


  一开始听到这个计划,阿浪的质疑完全在情理之中,正常人没人会想到和龙去拼对吼,何况提出主意的还是他已经动了杀念的恶人,但当这个恶人以近乎威胁的态度分析了现在的局势时,阿浪答应的毫不犹豫,就算是个大坑,他也要跳,因为大叔的命。这才是搭档啊!!!阿浪你真的是对大叔掏心掏肺的好!那个负心汉居然把你丢在西幽两年!无情冷酷无理取闹啊!我当时真的是满脑子土拨鼠尖叫。不过说实话,如果阿浪一开始对这鸟只有三成杀意,被这么威胁之后,也提到了七成。


  阿浪对计划执行的很彻底,拼着自己耗损,成功吼哑了龙,凛雪鸦这次也没再继续划水,利用语言开始对龙进行挑拨。之前龙的攻击方式,一个是吐息烧,一个是用尾巴抽,还会用爪子拨,这些可以理解为是龙的主要攻击模式,只有在攻击凛雪鸦的时候,龙是扑过去用牙齿咬的,因而才会撞上石柱被压在下面,如果是之前的攻击方式,雪鸦这个陷阱应该起不到固定龙的作用。凛雪鸦的目的,就是激怒龙,在吐息被阿浪封住的情况下,用尾巴抽飞不能发泄怒火,只有扑上去,将这个人撕咬成碎片,才能平复自己被人类耍弄的愤怒,龙这么做了,也就中招了,被套上了石质伊丽莎白圈动弹不得。


  成功坑龙之后的凛雪鸦,摆了个pose,开始讲自己对诈术的理解,核心意思就是:如果是普通野兽,那我们只能正面刚了,幸好你是个有智慧的龙,长了脑子,所以被我给玩了。


  “人,无虎狼之爪牙。亦无狮象之力量,却能擒狼缚虎,驯狮猎象,无他,唯智慧耳。”——方白羽《千门》系列。

  “是呀是呀,正是因为人有智慧,能听人说话,所以才被我给坑了,龙也一样~”——凛雪鸦。


  阿浪听到他这段诈术演讲的时候,顿了一下,原本的七成杀意,听到他这段恶人发言的时候,也就满格了。这里两个人的站位,毫无疑问是雪鸦更近,但最后却是刚和龙吼完站都站不稳的阿浪冲过去砍下了龙角。除了对大叔的关心想要尽快拿到药之外,就是对那只恶鸟的不放心了,大叔的药坚决不能落到恶人的手里。


  取完了药,双方的试探利用也就告一段落,在药方到手之后,阿浪毫不犹豫来了个图穷匕见,这里有给雪鸦好几个眼部特写,表达的应该是震惊,作为玩弄人心的盗贼,他应该早就清楚浪巫谣的敌意,也做好了药一到手就被轰走的准备,就算阿浪不赶他,他也得找机会离开了,不然啸狂狷那边演不下去了。


  他没想到的是浪巫谣直接要杀他。这个没想到可能有很多种可能:没想到这人要直接弄死他;没想到浪巫谣能忍了这么久;没想到杀他杀的理直气壮毫不犹豫连人话都不听;没想到殇不患你这么个老实人身边居然有这么个暴烈美人搭档……总之突然动手应该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凛雪鸦躲了几招,最后阿浪败于判断错了真身,让雪鸦滴滴打鸟成功。这个剧情和之前大叔对上蝎璎珞,判断失误击中分身,让蝎妹抢走两把剑非常像,应该说他们两个真的是亲搭档吗?连幻抗低这个弱点都一样。这点也和另一边正在追踪的蝎妹和狐狸分析的互相印证,阿浪根本不是什么忍术高超的人,可以说几乎不懂,在带着中毒的大叔跑路时候根本没去掩盖自己的行踪。所以也就不存在雪鸦在大叔身上放了GPS之类的事,追踪毫无隐藏的痕迹,对点了追踪隐藏专精的大怪盗凛雪鸦来说,大概和直接放了指路牌差不多,他顺着痕迹在第三集末尾找到了大叔,并在追踪过程中出于好【玩】心帮忙故布了疑阵。本来这么做应该是万无一失的,但他也没想到蝎妹可以直接通过气味追踪,他的出于好心不光没帮上大叔,还把自己的底露了。


  最后,在大叔行踪被发现,千钧一发的时候,阿浪成功赶回,用一招从天而降的武功【】震飞小兵并将解药送达, 我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这时还有人说阿浪有异心。此时的大叔状态值已经要归零了,几个小兵就能让他毫无还手之力,最想杀他的狐狸和蝎妹都开始揣小手看戏了,阿浪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晚那么一点点来,大叔就会被小兵乱刀砍死;他也不用怕不救朋友让自己的声望受损,只要他在大叔死后及时出现,并做出一种:“我居然没能赶上”的姿态杀光大多数人,在江湖的传闻中,他不但不会声望受损,还会成为“为友报仇”的典范,江湖声望反而会提高。有这么多种方式,如果阿浪真的有恶意,他为什么要选择:既然杀不了你,就先治好你,再杀了你这种蛇精病一样的方法?


  阿浪赶到后,将解药交给大叔,那一瞬间我觉得整个屏幕都开出了小花花,在那之前大叔和啸狂狷说话的声音,真的是咬着牙的最后一搏那种感觉,拼命挣扎着争取时间,而在阿浪赶到给他解药之后,他的声音就恢复了平时那种带点吐槽的语气,他信任阿浪会来救他,也信任阿浪有实力让两个人一起全身而退,放松到什么程度?他开始开玩笑的问这药真的能吃吗,用的是平时的那个腔调,可以说,浪巫谣一赶到,他就完全安心了,说药味道奇怪之类的玩笑,一个是自己安心了,另一个……我觉得大叔是在安抚阿浪。


  阿浪从空中飞回来,得到差不多垂直的位置才能降落,也就是他虽然不能落地,但在空中应该全看清了,自己心心念念的,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的,放在心尖上的人,在别人的刀刃下摸爬滚打,狼狈不堪的艰难求生,浪巫谣的心里,得愤怒成什么样?也许还带着些自责,如果我能早点回来的话……而此时,那个刚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的人告诉他,我很好,没事的,只是皮肉伤,你看,我还能吐槽,还会因为怕药苦和你开玩笑,你不用生气担心,我真的没事,看到你我就放心了。


  大叔说自己不擅长和人道别,也许能理解为他不擅长直接表达对身边人的关心,大叔就是在用有点笨拙的玩笑,安抚着自己最重要的搭档。而他的搭档,刚刚也在毫不犹豫的与恶人和野兽周旋奋战,来挽救他的生命。就算没有cp脑我也想嚎一句:这是什么神仙搭档啊!他们最好了!


就随便把我知道的说两句吧

感觉自己这时候冒出来,被喷的可能性很大,但为了报恩,就算再怎样被喷也要说一说。

是不是抄袭?绝对不是,抄袭是有严格判定的,没有就不是抄袭,一直以来的说法也是融梗,别看错了指着抄袭骂,反而对作品的名声不好。

是不是融梗?是。撞一点两点是巧合,撞一串点……什么情况靠自我感觉就好,毕竟融梗不犯法,如果改的好,也算不上黑点,自古以来的大作有融梗的也不少。现在只希望墨香自己别跳出来说自己完全没看过没听说过就好,那就是故意融梗的实锤了。

有说等原作者出来发声的,这个……不能断言完全不可能,但百分之九十是等不到原作者出来发声的,原作者越来越神龙见首不见尾,没准这边这么撕,她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粉都找不到作者,要是谁真有本事能找到,在问这事以外,顺便帮粉丝问一句:她的坑什么时候填?

浩然剑的属性问题……看到有人说是bg,这个应该不对,作者是世纪初就开始腐的远古耽美狼,本人也吃浩然剑的bl配对,还让亲友写过cp同人,单论感情线来说,应该是bl,或者是按浩然剑获奖辞中的说法:兄弟情。一部不是以感情为主的作品不应该用这个来定属性,就像笑傲江湖,不能因为东方不败和杨莲亭就定位成bl,也不能因为令狐冲和任盈盈就定位成bg,因为主要讲的就不是这事。

最后,希望大家明确自己的选择,认清自己的道路,坚定前进。别被别人挤出自己的路,也别非把别人挤出他选择的路,就这样吧。



为什么说报恩呢……因为浩然剑,因为江澄,让我找到了我一生所爱,就是从来没有这么爱过,过了四年也不会吵架不会厌倦想和他永远在一起的人,如果没有江澄,我是遇不上他的。所以就算被骂被怎么样,作为“那边的”粉,也要为他为作品为亲妈说点什么做点什么,就算被说些什么不好听的也就认了,就当是对纸片人和作者的报恩吧。

必须转一下这个想编软文营销结果失败的233333,08年5ds 才刚开播吧,哪来的z同人,

AF:

我想Po一下这本本子,因为它太特殊了。

10年前,我从淘宝小心翼翼地拍下了这本限制级本子,却没注意身后母亲被电脑冷光照射得骇人的一张脸,十年后,我18岁,饱含泪水地从母亲手中拿到了这本书,可我再也回不去那个游戏王。

我想60原价把它转让给想要的人,这次,请不要像我一样错过,还有,买的时候注意身后

关于幻五剧情大体走向的一点瞎猜

本文是基于官方爆料和史料的推断,仅供娱乐,请勿当真,如有不符,请勿殴打作者。
  首先贴一下官方给的背景:
    在五代的故事中,曹操、刘备都已经驾崩,玩家所熟知的魏蜀吴三名国君仅余孙权在位。不过此时北方曹丕已经登基,以司马懿为左右手积极扩张势力;西南刘禅也已在诸葛亮的辅佐下即位。在这样的三国新气象中,本代游戏的主角,已经悄悄现身在蜀汉西南边陲的一座小村庄里……

  刘备去世,曹丕在位,从这条信息可以推断游戏开始的时间点:223~226年之间。又介于刘备去世于223年秋冬,曹丕死于226年夏季,游戏的开场时间极有可能是224或225年,这两年间历史事件主要就两个:魏吴广陵之战,以及蜀南中之战,而主角的出生地:蜀汉西南,魏吴的争端显然与他无缘,目测很有可能是以225年南中之战开始或是226年初南中之战刚结束作为游戏的开场,主角在这一战中因某些原因入世。而且据野史记载严颜死于219年,与严朔人物介绍中童年目睹父亲被杀相符。
  到了226年,这一年除了曹丕去世,没有太大的历史事件,也就是说,主角团可以在这一年中聚集在一起,脱离历史线的束缚,走江湖线行【搞】侠【事】仗【搞】义【事】。东吴地区和曹魏地区有可能在此时开启,陆逊,孙桓等人有可能在此时出现,但出现在东吴的慕容妍是否入队存疑。同时在女主的介绍中提到她是“关外”部落的领袖,流落中原之后对“南方”的精致零嘴玩物感兴趣,结合她的服装,可以猜想女主应该是魏国以北的人,在226年主角来到北方之后两人相遇,曹植,司马懿,玥儿,殊臣都有可能在此时出现,此时魏国的姜维也能够登场。同时,既然主角是严颜之子,因严颜被杀而心怀仇恨,可不可以大胆的推断一下曹丕的死和主角的仇恨有关联?
  接下来是227~228年,应该是幻五历史线的高潮,重大事件:逆生长的丞相递《出师表》,首次北伐,天水之战收姜维,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推断主角作为将门之子,游历四方之后因北伐被召回参与北伐,在慕容妍的介绍中提到她是在成都遇上改变她一生的人,比起在东吴,慕容妍更有可能在此时入队。据史料记载,初次北伐时,邓芝、赵云同为先锋,符合官方爆料中邓芝是重要角色的设定,同时疑似爆料的姜维也在此时入队。历史线从《出师表》开始,到失街亭结束,蜀国失败的结局也可以和严朔厌战渴望结束战争的性格呼应。
  以幻三一贯的风格,历史线的高潮之后就该是幻想线,幻想线的脑洞……就没法猜了。

  综上,幻五的历史线故事有可能是:
  公元225年or226年初开场,背景南中之战,严朔登场,因为某种原因【疑似报仇】离开禹陵村。
  公元226年,严朔四处游历,有可能在魏国北方一带与铁馥雪相遇,魏姜维可能作为阶段性boss,司马懿,曹植,玥儿,殊臣等人在魏地出现,如果剧情到过吴国,陆逊,孙桓,孙权应该在此时出场。慕容妍是否出现存疑,兰晹……无从考证。最终曹丕的死亡可能和主角有关,江湖线结束。
  公元227~228年,诸葛亮决定北伐,严朔被召回or意识到自己的责任主动回归,历史线开启,慕容妍和夜穹音可能在此时入队,天水之战收姜维,高潮是失街亭之后的撤离战,历史线完结,进入幻想线。228年还有吴魏石亭之战,但无法与剧情构成联系,暂不考虑,229年据野史载张苞去世,且游戏跨度太长,不做考虑。228年历史线结束,幻想线开始。

参考资料:《三国志》《华阳国志》《三国演义》《真三国无双年表》
 

【狩勾】歉

一个回归之后的紫狩如何向勾陈道歉的故事,ooc注意
理论上还会有腾蛇篇
狩勾腾彼此都有爱意的3p关系,注意避雷
没问题的话请慢用



  被刑天杀死的魔族,魂魄不入归墟泉而是滞留盘古之源,并不能算是真正的死亡,而当盘古之源渐渐消失,被束缚的魔族也就得到了解放,并非重生,而是归来,许多破碎的家庭得以重聚,最有名的,当然是统治西魔界的那一家。
  两代魔君的同时回归曾引起了一阵骚动,一个国家同时出现两位正当年的王者,处理不好就是一场大乱。但还没等各路人马有进一步的想法,紫狩便已宣布紫丞为魔正名守护三界,是当之无愧不可改变的魔族之王,干脆利落的断了那些人的多余念头。至于他自己,则打起了宵明的主意,生生抢去了他一小半位置,称西魔界左辅,俨然一副替子把关的良父形象。只是这良父重臣没过几天就被腾蛇与勾陈套了麻袋,打到卧床不起以至于错过了魔君回归庆典的事,就不是谁都能知道的了。
  魔君回归,西魔界处处张灯结彩,鼓乐齐鸣煞是热闹,床上的高大男人却裹得如同一个没包好的粽子般动弹不得,只能靠耳朵听外面的热闹景象。男人的床边正坐着个美人,眼波流转宜笑宜嗔,纤手执碗朱唇轻吹,正一勺一勺的给那男人喂药。
  若是寻常人看见此景,大概只会感慨一句艳福不浅,但若是让天界仙神看到,只怕那些高贵的下巴都会统统掉到脚面上。能让高傲如绯花修罗放下身段和对火焰的排斥,亲自煎药喂药的,天上地下唯紫狩一人,虽然紫狩这一身伤,也有一半是拜勾陈所赐。
  药勺递到嘴边,紫狩看了看那墨汁般的药汤,顿时苦了脸:“可以不喝吗?”浊气强盛如他,这样的伤势即使不加治疗,也不过在床上多躺两天。
  “休想!”美人浅笑薄嗔皆美艳如花,可惜是朵食人花,“要么你乖乖喝药,要么……你是想要小红喂你呢?还是小绿喂你?”配合着主人的话,身边的两朵真·食人花挥了挥枝枝蔓蔓,露出利齿大口气势十足,看得紫狩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张开了嘴。
  “嘻嘻,乖~”勾陈笑得妩媚,将药汁喂进紫狩口中。一勺药咽下,紫狩的五官已经皱到了一块:“等……等等,这是什么药?”入口腥酸苦涩,紫狩不禁打了个哆嗦,牵动到伤口又是一阵呲牙咧嘴。
  “这可是我亲自向风瞿要的方子,又经过我的修改,对那个疯子的黑火伤有奇效,紫狩你可要乖乖的全喝~下~去~”
  “你……又加了什么?”风瞿的药虽然奇奇怪怪,但这带着鲜明恶意的味道,只能出于勾陈的修改。
  “让我想想……”葱白玉指点着下巴,“有了,黄连、鱼腥草、魔界乌石散……”勾陈点着手指足足数了七八样各界药材,“都是我精心挑选过的,对你的伤最有好处。”
  紫狩犹做挣扎:“我知道你是对我好,只是这味道实在……”
  “味道?什么味道?”勾陈俯下身贴近他,花香扑鼻,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直直盯着紫狩:“我的药是为了你好,你应该吃药尽快恢复,我为什么要考虑你的感受?”
  “……”原来如此,勾陈对当初之事的怨恨愤怒,显然不是打了紫狩一顿就足够消解的,紫狩叹了口气,望向勾陈的眼神褪去了一贯的潇洒不羁,变得无比认真:“把药拿来。”
  “什么?”勾陈微愣了一下。
  “你的药,你的好意,就算里面加了清露丹或者是断肠草,我也会全部喝下去的。”勾陈半伏在紫狩身上,两人距离贴的极近,紫狩盯着那张绝美的脸,声音低沉,“当初你与腾蛇的事,是我的错,我很抱歉。”
  勾陈的眼中终于露出惊愕,环顾左右,正好看到一边的小红小绿极为配合的举起枝蔓挡住头,做足了非礼勿视的姿态,勾陈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和紫狩那亲密的姿势,脸色微红,坐直了身子重整气势:“紫狩……你向我道歉,提那个死疯子做什么!”
  紫狩不答,艰难的伸出一只手,接过药碗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勾陈特别调制的恶毒口感呛到了他,紫狩剧烈的咳嗽,身上的绷带又渗出了血色。
  “你……!”
  “咳……多谢……不知我的道……咳咳……道歉,能否……咳……让你满意……”
  “紫狩你真是胡闹,乱动什么,撕裂了伤口又要重新包,我去找医官。”勾陈离开的步伐罕见的带着些急促。
  紫狩望着勾陈离开的背影,在咳嗽和疼痛中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当年的事,我很抱歉,但若再来一次,我一定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ZEXAL手书整理(2018.1.12)

贰叁:

收纳一下喜欢的视频。不然每次想舔都要翻半天……(之后安利别人也能方便一点






本页面包含以下内容:




ZEXAL手书作品推荐(Bili/Nico地址)


くるりんご系列曲歌词分析(XJB个人理解那种)


一般向和腐向的混杂(杂食)


NICO上ZEXAL排行榜里过滤下来的视频(个人喜好严重,除了手书,鬼畜啥的也有)




OK吗?


OK的话请继续 ->




————2018.1.12 更新————


一直很想做这样一个整理,终于开工了……结果光第一波弄完就要天亮了,妈耶。


把之前Bili和Nico收藏了的视频整理了一下。


有些不太清楚有没有Bili搬运过来的地址,之后有时间可能会补一下。


如果能有相关报告的话欢迎评论补充。


有几首くるりんご的歌也是角色定制曲,但相对而言不是很出名,也没有手书,但之后会更新歌词梗在くるりんご系列曲的最后部分。


之后也许会继续搬运一下Nico的视频到Bili,也许会做一些视频的字幕……如果有时间的话。


之后的更新会陆续在本文内进行添加。






——————————————————————




手书系列




——————————————————————




くるりんご系列




——————————




魔法使いの弟子


魔法师的弟子(Ⅲ的曲子)




【「 」さあ唱えてごらん】


【“ ” 来吧试着咏唱出来】


发音是アトランタル -> ウラトナロタ


No.6 大西洲巨人




【顔を失くしたソーサラーは笑う】


【失去容颜的魔法师笑着说道】


ソーサラー -> 魔法师 -> 决斗者


                  -> father




【魔術は天使には使いこなせない】


【天使是没有办法善用魔法的】


Ⅲ的本名是米歇尔,这是天使的名字




【「 」口にしちゃいけない】


【“ ” 是不能说出来的】


发音是アンゴルモア -> アオムログナ


陷阱卡安哥拉摩亚(最后对游马使用的那张)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76151/


N站:http://acg.tv/sm19772205




———————————




崩れゆく世界にさよならを言う僕は


对逐渐崩溃的世界说再见的我(Ⅳ的曲子)




【傍らにいた小さな魔術師】


【站在身旁的小小魔術師】


魔术师(魔法师)->决斗者(父亲)


Ⅲ的曲子也里有人把ソーサラー换成了father




【「行かないの?」と言われて】


【對自己問了「不過去嗎?」後】


【がたの来ていた世界は傾いた】


【漸顯脆弱的世界傾斜】


数字一家复仇的最初动作是Ⅳ发出的


世界从玉座设计的那场Ⅳ和璃绪的火灾开始偏离正轨




【離さぬと誓った】


【發誓不再離開】


原PV里这句歌词就是一个字一个字出来的,非常戳心




【綺麗 嫌い】


【好漂亮,好討厭】


这段歌词在神代兄妹的海底家庭餐厅里有副歌的对应歌词




【ねぇ、】


【吶,】


【助けて】


【幫幫我吧】


【アプリコットティ】


【杏仁紅茶】


杏仁红茶 -> Ⅲ




前面的歌词一直唱着一个人,说着自己身边的人都离开了,但即使如此他也一个人近乎愉悦地往只有BAD END的隧道里走去,到最后都坚持自己在一片废墟里立直。


就是这样的Ⅳ,在很长的一段伴奏之后,整首歌的最末尾,也小声地求救了。他轻声喊了Ⅲ。


V总有些长兄如父的样子,而Ⅲ则是和Ⅳ一起打闹着长大的兄弟,其实应该是要更亲一些。


Ⅳ在TV里第一次露出了紧张的神态也是在Ⅲ被吹飞的时候。




版本1:


唱着好漂亮好讨厌的时候是Ⅲ抱着璃绪的娃娃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815555/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5011652




版本2:


(最后自己放了四颗砂糖的地方个人很喜欢)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2277609




———————————




最後のワンダーランド


最后仙境(V的曲子)




【散開星団とはしゃぐ至高のフェアリーランド】


【与疏散星团一同欢闹的至高fairy land】


散開星団 -> V的卡组




【そして再び歪み始める空、望遠鏡を捨て去って】


【接著再度开始扭曲的天空,将望远镜丢开】


望遠鏡 -> V的卡组




【惑星を打ち落とす非常のネバーランド】


【击落星球的非常never land】


惑星 -> V的卡组




V的版本:


画风忠实原MAD


1分43秒开始分别是「和游马决战的Ⅲ」、「从火场救出璃绪的Ⅳ」、「回来复仇的玉座」


2分47秒开始分别是「沉睡在书房的魔法师的弟子(Ⅲ)」、「在逐渐崩坏的世界里的我(Ⅳ)」、「坐在(脚挨不到地面的)椅子上的玉座」


3分18秒处是全家合照


彩蛋是抱着的人偶换成了弟弟们w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28743/


N站:http://acg.tv/sm20779564




游马和凌牙的版本:


(蟹哥等人出没)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61932/


N站:http://acg.tv/sm23020973




———————————




君が昼食を摂ってる间の20分间


你吃午餐的时间是二十分钟(没有指明对象)




个人认为这首歌确实非常玉座。


列出一下个人认为和玉座吻合的歌词。




【僕の脚力は非力で】


【以我的腳力來說太困難了】




【そうだ、君が待つ場所まで】


【啊對了,如果能夠一口氣 】


【ワープできちゃったらいいな】


【穿越到你等我的地方就好了呢 】


【足が消えてんのを忘れ、走る】


【忘記自己雙腳已經消失的,奔跑 】




【僕は列車が来るまで】


【我在等到列車來之前 】


【ベンチに座って歌を歌ってた】


【就坐在長椅上一直唱著歌】




【自業自得の情緒不安定】


【自作自受的情緒不安定 】


【床に転がり人格崩壊】


【滾落地板的人格崩壞 】




【滑稽、馬鹿で、まともじゃない僕は】


【既滑稽、又愚蠢,一點也不正常的我 】


【君だけ知ってて】


【只有你了解】




【僕は階段登って】


【我爬上了樓梯 】


【屋上着くまで歌を歌ってた】


【在抵達屋頂前一直唱著歌】




【僕は君に必要とされ】


【因为被你所需要 】


【今まで生きてこれました】


【我才能夠活到現在】


【これからも君を信じている】


【從今以後我也會繼續相信你的】




【廃人の僕物語、おしまい。】


【就讓我這廢人的故事,畫下句點。】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416135/


N站:http://acg.tv/sm21808233




———————————




とある一家の御茶会議


某家的茶会(数字家的曲子)




【ウィリアムとジョセフが創りあげた名作が】


【威廉和约瑟所作的那名作】


玉座在看的「猫和老鼠」




中间每一种茶(V虽然是果酱w)都描写的是不同性格的三个儿子,每一次投下的方糖数量也对应着三个儿子的数字,而每个儿子想和玉座一起做的事,都是他们各自的卡组里的故事(遗迹、人偶、天文)




【ケーキも大好き、君も大好き】


【最喜欢蛋糕,也最喜欢你】


玉座在正式登场时的台词「我最喜欢蛋糕了」




画风很扎实的版本1:


彩蛋是去掉黑影的ⅢⅣⅤ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792904/


N站:http://acg.tv/sm27204927




忠实原MAD的版本2: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86987/


N站:http://acg.tv/sm21008366




贝库塔和巴利安众的版本:


彩蛋是前世合照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415916/


N站:http://acg.tv/sm21194003




三勇士+AS的版本:


彩蛋是游马和斗子想拍鲨鱼的笑容w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996549/


N站:http://acg.tv/sm25151234




———————————




海底ファミリーレストラン


海底家庭餐厅(神代兄妹的曲子)




【理念、怨念包帯を隔てて】


【將理念、怨念以繃帶阻隔】


理(ri)念、怨(o)念 -> 璃绪


 


【素敵、利敵に自分後回し】


【為了美好、利敵而將自己排在後頭】


素(su)敵、利(ri)敵 -> Ⅲ




【もう止めてくれ、クリスフィア】


【快點停下來吧,克莉絲菲亞】


クリスフィア -> V(クリストファー)




【神に代わり水面を仰いで】


【取代神仰望著水面】


【牙をも凌ぐ刃を振り翳(かざ)した】


【高舉起甚至勝過尖牙的刀刃】


「神代凌牙」




原版本(Ⅳ与神代兄妹)1:


比较忠实原MAD的版本


被比喻成「兎(兔子)」的「人の良さそうな薄幸少年(看似無害的薄倖少年)」在这个版本里是Ⅲ


彩蛋是Ⅲ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76147/


N站:http://acg.tv/sm18801871




原版本(Ⅳ与神代兄妹)2:


画风扎实的版本,「兎」在这个版本里是玉座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93347/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0564718




贝库塔与纳修兄妹的版本: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872673/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8202720




———————————




メアリーと遊園地


玛丽和游乐园(天城兄弟的曲子)




他是最苏的哥。




手书版: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70344/


N站:版权问题,没了(。)




动画版: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70344/#page=2


N站:




———————————




ジェシカ


杰西卡(没有指明对象)




凌牙的版本:


替词很棒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66341/


N站:http://acg.tv/sm23140303




玉座的版本:


前作角色出没


2分25秒开始是「魔法师的弟子」的Ⅲ、「对逐渐崩坏的世界说再见的我」的Ⅳ、「最后仙境」的Ⅴ、「某家茶会」的玉座


彩蛋是全家合照,以及一部分的海底家庭餐厅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4287023




———————————




盲目リアリスト


盲目现实主义者(没有指明对象)




对应「総明ロマンチスト」(聪明罗曼主义者)


「リアリスト」有人提出说和「デュエリスト」(决斗者)相似


(“你这样也算决斗者吗”“我是现实主义者”—— 5DS满足镇,感谢评论区补充)


同时,「浪漫主义者」是快斗曾用来嘲讽凌牙的台词(虽然我觉得没人比快斗本人更适合这个词就是了……)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34432/


N站:http://acg.tv/sm23101309




———————————




泥棒と警備員


小偷和警察(没有指明对象)


因为投稿时间早于zexalII播出日期所以的确是神秘的巧合(感谢评论区补充)




替词改得很棒


彩蛋是披风裤衩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45830/


N站:http://acg.tv/sm22984832




———————————




罰ゲーム


惩罚游戏(Ⅳ的曲子,原曲似乎是和Ⅲ的,但和凌牙也很合适)


(因为这歌似乎是有点火吧,一堆人不想承认是Ⅳ的曲子,看不懂。)




【対する39は得意の営業スマイル】


【相反的39露出擅長的營業笑容】




【笑えますねぇ】


【惹人发笑呢】




【(ららら)罰ゲーム、だがどんでん返し】


【處罰遊戲,不過卻是大逆轉】


【数字カード以外を最後に残しちゃ駄目です、ねぇそうでしょ】


【把數字以外的卡片留在最後是不行的喔,對吧】


【罰ゲーム、しかし水泡に帰す】


【處罰遊戲,但是一切都沒了】


【あっけらかん、もしかして噛ませ犬は僕だったか】


【真不敢相信,我該不會只是被拿來練刀的吧】


【罰ゲーム、まるで戯画的ですね】


【處罰遊戲,簡直就跟卡通一樣呢】


【3回まわってわん!じゃ済まない事わかってる、ねぇそうでしょ】


【你懂這並不是「來轉個三圈汪一聲!」就算的事情吧,對吧】


【罰ゲーム、全然笑えねぇよ】


【處罰遊戲,完全笑不出來啊】


Ⅳ的名台词【だが】【しかし】【まるで】【全然】(俺に程遠いんだよねぇ!)




Ⅳ和凌牙的版本: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4612547




Ⅳ和凌牙的版本2: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8512202




Ⅳ和Ⅲ的版本(UTAU):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2314404




Ⅳ和Ⅲ的版本2: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1752575




贝库塔和真月和游马的版本: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0804200




贝库塔和纳修的版本: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3249628




———————————




天国からの没シュート


来自天国的收没(没有指明对象)




【笑止、何故此処にいるんだ?】


【荒謬,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加上发色对应得也正好……_(:з)∠)_)




数字兄弟: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1806610




———————————




其他




———————————




如果再一次相见(手书,快斗追悼作)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00863/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2792493




游马SOS(手书,过保护的鲨鱼)


笑什么笑,你也是巴利安(而且是老大)


(游马哭哭的小表情真的太可爱了我的妈)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394828/


N站:http://acg.tv/sm20749951




GO—GO—死人船(手书,巴利安)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03547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3378031




一飞冲天圆舞曲(手书,全员)


……他们真好。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344872/


N站:http://acg.tv/sm23159016




游马的心脏(手书,游马&AS&贝库塔)


(我永远喜欢九十九游马)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0852090




みなぎりすぎたふぁぶりーぜある(手书,ZEXAL&5DS)


萌死个人。斗吹口哨。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0144008




贝库塔不仅是在摇可乐(手书,姑息的动画)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0857064




若い衆(PV动画,全员)


(不良少年少女)


B站:av1189796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3758532




OP1(手书,出现了!鲨鱼的取代combo!)


每次看都笑到窒息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5605064




捶你胸口(手书,数字家)


悔しいでしょうねぇwww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6523106




捶你胸口(手书,鲨鱼锤Ⅳ)


出现了!鲨鱼的升龙拳combo!圣防被撕掉了啊啊啊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5899965




Q(手书,UTAU,数字家)


调教太强了……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7099576




ZEXAL无人岛(手书,やめろおねがい)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8951149




三勇士和数字兄弟的修学旅行(手书,璃绪无敌说)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2402729




血界战线ED(手描,强到逆天)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32177279




ベクターの朝焼け(手书,贝库塔追悼作)


B站:av1033802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3008766




とんとんまーえ!(手书,德鲁贝和裤衩的体操w)


B站:av626870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0760256




アウターサイエンス(手书,从中途开始的狂气裤衩)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2520807




鲨鱼的ゲッダン☆(手书,随时暂时都是惊喜2333)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4893145




翻滚鲨鱼(手书,细致到看了想哭)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30858856




鲨鱼和Ⅳ的kill my baby ED(手书,动得超流畅w)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7922724




一分钟认识贝库塔这个角色(手书,びっくりしちゃった⭐)


虽然我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还是笑到生活不能自理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0444286




神様はわがままなんですよ(手书,神仙画画)


完全是职业的犯行……


B站:av30712545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30712545




玉座一家的ラッシュ(手书,可爱到齁)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0333638




Ⅳとシャークで未来少年/大戦争(手书,未完成)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4674569




Ⅳで心臓デモクラシー(手书,なにこれ切ない)


(其实歌真的不太听得惯,但Ⅳ太让人难受了)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3901558




カイトとシャークでびったんびったん(手书,おまけ欢乐多)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6827652




V的慢慢来就好(手书,求求你动一动)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8667423




Ⅲちゃんでクワガタチョッ/プ(手书,Ⅲ去了50年之后的世界)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1918170




アウターホープレス(手书,全员)


珍贵的老千主体,完成度超高


B站:av14799090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31986418




已经迟了的V(手书,今天也没有工作)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1948122




ZEXALでDON'T WORRY BE HAPPY(手书,全员的日常w)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3883576




给Ⅳ送巧克力的你(手书,奇妙的乙女gal与破坏气氛的弹幕www)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6814504




唱去死的贝库塔(手书,情人节定番)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2746787




Ⅳ神代兄妹で「大切なもの」(手书,未完成)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1463030




鲨鱼的海底谭(手书,选曲和完成度都很棒)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9023522




ASTRALASTRAL(手书,改词很有意思)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9934257




鲨鱼和Ⅳ的刷牙动画(手书,在各个地方刷牙)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9219646




ガジェットチート(手书,Ⅲ)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1775301




遊馬でございま~す!(手书,九十九精神科lucky star)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7423458




Ⅲで「アイロニ」(手书,UTAU)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7779835




V哥钢琴弹奏华丽的战略(像素手书,高贵)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5620134




德鲁贝没有带伞(像素动画)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419576/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2687948




シャークさんとグルメなアイツ(像素动画)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0972112




逆らいがたき運命の中(像素动画)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2088470




——————————————————————




鬼畜系列




——————————————————————




Ⅳ的饭撒循环(恋爱循环)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416257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8032185




德鲁贝的Books连打(巴利安的面白之盾)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71959/


N站: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2366941




Dr.快斗(阳斗连打)


(僕の名前を叫ぶ兄さんは嫌いだ)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75122/


N站:http://acg.tv/sm18259745